川普救不了,预计至 2030 年美国燃煤发电厂还要再减半

川普达成了欧巴马认为不可能的事,让美国经济成长率达 4%,但是川普自己认为可能的事,也就是复兴煤业,却成了不可能的任务。儘管川普政府不断推出对燃煤友善的政策,燃煤发电厂仍然一间间关闭,2018 年 8 月底,宾州一座自 1989 年开始运转的燃煤电厂,宣布将关门大吉。

宾州这座发电容量 51 百万瓦(megawatt)的燃煤发电厂,位于斯库尔基尔,属于维;斯特拉能源(Vistra Energy)旗下,是维;斯特拉能源 2018 年淘汰的第 4 座燃煤电厂,先前淘汰的德州 3 座燃煤电厂规模更大,总发电容量达 4 吉瓦(gigawatt)。燃煤电厂不断关闭,煤矿产量也没有起色,自川普上台后,美国煤矿生产量呈现微跌走势,而煤矿工人的工作,自然也没有显着增加。

事实上,煤矿工人的工作就长期而言,无法由增加少许燃煤用量来保障,因为美国过去 30 年来少掉 10 万煤矿工人,主要并非因为用煤减少,而是因为煤矿开採技术进步。2016 年是美国煤矿工人工作人数最少的一年,仅 4.88 万人,但是生产的煤矿却比过去总人数是 4 倍时还更多,技术进步使开採煤矿越来越不需要人手,当然多数煤矿工人就失业了。

煤矿工人 2011 年以来接着面对更进一步的技术进步威胁,那就是所谓的页岩气革命,高水压裂岩、水平钻掘等开採技术带来史无前例的廉价丰沛天然气,对燃煤发电造成强大威胁。10 年前,美国有 49% 电力来自燃煤发电,只有 20% 电力来自燃气发电,这是因为燃气发电造成的空气污染问题虽然远比燃煤少,天然气过去却较昂贵,如今燃气发电与燃煤发电已经等量齐观,各占美国发电量三分之一,而燃煤发电还继续减少,未来将成为次要能源。

2017 年,美国关闭的燃煤发电厂比剩下的还多,先前的估算认为,残存的 249 吉瓦发电容量的燃煤发电厂,到 2030 年还将减少 43 吉瓦,也就是 18%,川普政府打算用国家安全等各种理由要求电力公司採购燃煤发电,但是效果有限,市场研究公司铑集团(Rhodium Group)发表新的估算认为,受到廉价天然气以及可再生能源的挤压,到 2030 年,美国燃煤发电可能还要再腰斩。

铑集团认为,即使在最乐观的预想情况下,美国燃煤发电到 2030 年也要减少 71 吉瓦,而这还是在天然气得涨价到每百万英热单位(mmbtu)4 美元,且美国经济成长率还要高于预期,使得电价偏高的情况下。在这个高电价的预想状况下,燃煤发电的发电容量至 2030 年也要减少 24~26%,发电量则减少 11%~12%,但燃煤电厂的利用率会从 2017 年的 55% 提升到 70%,即使如此,燃煤发电量也将减少到 1980 年代的规模。

若在中庸的预想条件下,天然气价格在每百万英热单位 3 美元时,美国到 2030 年将淘汰 92 吉瓦发电容量的燃煤发电;而若天然气价格维持目前的 2.5 美元,再加上考量可再生能源价格持续下降,以及美国用电需求没有上升的最不利情况之下,燃煤发电无法与这些竞争对手竞争,将大减 124 吉瓦发电容量,也就是比起现在还要腰斩。燃煤发电量也将大减 54%,落到 1965 年以前的规模。而同样的市场力量,也将刬除大量的核电厂。

川普政府虽然千方百计想要扭转燃煤发电的颓势,因为煤业的最大客户就是燃煤发电厂,但是想要拯救煤业与燃煤发电,需要的市场干预规模将相当巨大,且必须造成电价上升,可说得不偿失。其实煤业就业以人数来说实在已非重要产业,只是因为煤矿工人与汽车工人一样,在美国人心中是美国劳工的刻板印象,所以才特别受到重视,为了 5 万人左右大幅干预市场并不明智,恐怕川普也只能口惠多于实际帮助,让燃煤发电走上必然的缓缓消灭一途。(本文由科技新报授权转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