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书健 香港科技业 我走我路

杨书健 香港科技业 我走我路

2015 年11月,麻省理工学院在香港成立了MIT香港创新中心,是该校首次在波士顿以外,直接用校名冠名的机构。经过两年的营运和準备之后,上周末终于在九龙塘为该中心的永久会址揭幕。两年以来,这个中心举办了数次的交流活动,让本地大学生与麻省理工的学生一起设计创新产品,增加本地工程师和设计师的实战经验。

另外,政府机构创意香港在本星期亦举办了一场发布会。10间本地的游戏製作公司,接受了政府资助编写游戏,而且都接近面巿阶段。根据现场派发的背景资料,其实香港的游戏公司之中,约有两成在香港僱用人数超过20人。六成以上游戏公司认为人才不足已经成为行业的主要问题。

近年发展并不慢

上期撰文,谈及了科技业的发展,形成新的租客群,或会促成共享办公室的发展。之后有读者来信,希望我们再解释我们眼中的科技业发展。以上两个例子,足以证明香港的科技业这几年来的发展并不慢。

拥有成熟的科技业,并不限于推出新软件,必须发展出Facebook、苹果等龙头企业才算成功。反而发展成熟的产业配套,帮助现有公司进行自动化,节省资源,长远对经济发展更有利。这正如一个社会的体育实力,并非单单取决于奥运奬牌的数目。反而推广运动之后,人民整体的健康变好,才是更有意义的政策。

比方说,十几年前笔者刚入行,访问过百货公司的管理层,就看到了他们将整间分店裏数百种货品的资料,全部都写在总经理房间的白板上。总经理每个决策,都需要同事改动白板。每隔一段时间,白板上的资料愈写愈乱,更需要整个白板擦掉,将现行计划重新画出来。

度身订造方案香港具优势

20年前科技界解决这类问题的方法就是发展应用软件,再吸引企业转用。在过去程式开发成本极高的年代,这个模式尚可接受,因为企业转用软件之后,可以减省人手。但是先写软件,后吸引客户的做法,软件不可能贴身订做,结果客户都需要时间,改变公司营运程序,重新培训员工,才能使用软件。换句话说,这类预製方案,就像在百货公司买西装一样,每个人都勉强适合,却没有一个人能完全合身。

香港近几年的科技业发展却见证了另一模式。更多科技公司愿意花时间为客户度身订造方案,令客户节省长远的成本之外,更减省转换系统所需的培训时间。一些较小型的项目以前可能没有预製软件,但现在亦有公司愿意为其设计解决方案。尤其是有些沉闷枯燥的工序,所需人手很少,以前可能只能用各种方法,威迫利诱一众同事将之分担,现在都可能将之自动化,反而令员工士气更高。

或者,度身订造是香港商业文化的独有之处,否则亦不会出现就算租金和工资再高,裁缝业仍然盛行的情况。当然,这种度身订造的服务,除了科技能力之外,亦需要类似管理顾问的服务态度。香港长期是商业城巿,发展这种顾问加工程的业务,的确是有其优势。因此,近年科技业吸纳人才渐多,开始改变办公室巿场,并非奇怪之事。